(請勿作商業運用)

三大新興議題

壹、犯罪被害人保護:刑事訴訴法之被害人參加訴訟制度

 一、意義

犯罪被害補償制度乃肇因於,未免犯罪加害人無法對被害人提出賠償、補償,國家應負起保護國民、保障社會安全之職責,對被害人提供一定協助。

二、起源及國際學會提出內容:2005年世界被害者學會提出與犯罪被害人保護相關之提議

(一)修復式司法的落實

(二)建立賠償制度:歸還財物、支付損害賠償

(三)建立補償制度:傷殘補助、家屬撫養費用補助,建立被害人補償基金制度

(四)提供一定援助: 締約國須負起自願、關懷、社區性、本土性以及物質或醫療上的援助。

三、理論依據

(一)國家責任說

國家的存在是為了保護人民,故其應負起防制犯罪之義務,如人民因犯罪受有損害時,國家即應介入協助。

(二)社會防衛說

站在被害人的角度,要達到社會防衛目標,須使被害人與司法程序有合作之空間,增加被害人對司法的向心力,使加害人繩之以法,藉此打擊犯罪。

(三)社會福利說

國家具有改善人民生活、增加人民生活品質之義務,故對犯罪被害人應為適當補償。

(四)社會契約說

國家獨佔一切防衛力量,不許人民擁武自力救濟,就應負起保衛國民及社會之責,故如有犯罪損害發生時,國家即應負起社會契約之責任。

(五)司法改革說

應著重司法制度改革,改過現行刑事司法程序對於被害人保護不周的現象,以平衡加害人與被害人之權益。

(六)政治利益說

政府積極訂定相關保護法規,以獲得社會大眾信賴,相信政府確實在為全民效勞,藉此獲得被害者對於政府的支持,使政府取得政治上之利益。

(七)命運說

犯罪根源複雜且源自於社會,難以避免產生風險,對任何人皆是。

而受害者是不幸之人,其不幸之命運不應由其自己忍受,故此說又稱之為危險分散說、保險說。

四、我國刑事訴訟犯罪被害人—訴訟參加制度

(一)犯罪被害人參加訴訟之權利

1.受律師扶助

2.閱覽卷宗

3.準備及審理程序全程在場

4.及時對證據表示意見

5.訊問被告之權利

6.對量刑表示意見

(二)犯罪被害人參加訴訟之保護機制

1.調解轉介、修復轉介

2.被害人隱私保護

3.遮蔽隔離措施

4.陪同到庭制度

(三)刑事訴訟法部分條文修正草案初稿概要(犯罪被害人訴訟參與及保護規定106.12.27)

1.修法目的:

本於維護被害人及其家屬人性尊嚴之目的及考量司法資源之合理有效利用

得聲請訴訟參與之案件類型以侵害被害人生命、身體、自由及性自主等影響人性尊嚴至鉅之案件為宜。

2.聲請之範圍:

(1)主體:

犯罪被害人;被害人無行為能力、限制行為能力、死亡或因其他不得已之事由而不能聲請者

得由其法定代理人、配偶、直系血親、三親等內之旁系血親、二親等內之姻親或家長、家屬代之。

(2)適用犯罪:

因故意、過失犯罪行為而致人於死或致重傷之罪;侵害他人生命法益、重大身體法益及財產法益等罪章等。

以及性侵害犯罪防治法第二條第一項所定之罪;人口販運防制法第三十一條至第三十四條、第三十六條之罪

兒童及少年性剝削防制條例第三十二條至第三十六條、第三十七條第一項之罪。

3.聲請訴訟參與方式:應於每審級向檢察官提出聲請書狀,檢察官添具意見後送交法院為之。

4.準備程序參與權:

準備程序期日攸關法院審判範圍、爭點整理、證據取捨與調查範圍、次序及方法等重要事項之處理

為增加訴訟參與人對於訴訟程序及法庭活動之瞭解,提高其參與度,故課以法院於準備程序期日通知訴訟參與人及其代理人之義務

5.得於審判期日在場,但不得拘提:

為尊重訴訟參與人之程序主體性及俾利其行使訴訟上之權益,明定訴訟參與人及其代理人得於審判期日在場。

又犯罪被害人訴訟參與制度係訴訟參與人之訴訟權益,而非應負擔之義務,是自不宜以傳喚之方式命其到庭。

故縱使訴訟參與人及其代理人無正當理由不到場,亦不得拘提之

6.就證據表示意見之權:

對於證據之解讀,訴訟參與人常有一定程度之了解或不同於檢察官之觀點,故為確保訴訟參與人及其代理人於調查證據程序中有陳述意見之機會

以貫徹被害人訴訟參與之目的,自應予訴訟參與人及其代理人於調查證據程序中,有就每一證據表示意見之機會,

7.訊問被告之權:

訴訟參與人往往係受犯罪事實影響最深之人,且關於被告及其辯護人所為辯解是否符合實情

訴訟參與人亦常有一定程度之了解或不同於檢察官之觀點,是為尊重訴訟參與人之主體性,並有助於法院了解事實,賦予訴訟參與人及其代理人詢問被告之權。

8.對科刑範圍表示意見之權:

訴訟參與人因被告之犯罪行為而蒙受損害,其往往對於被告與被害人之關係、犯罪所生損害及被告犯罪後之態度等量刑事項知之甚詳

是審判長除應給予當事人陳述意見之機會外,亦應賦予訴訟參與人及其代理人就科刑範圍表示意見之機會。

9.偵查之修復式正義:

檢察官於偵查中,斟酌被告、被害人或其家屬進行調解之意願與達成調解之可能性、適當性,認為適當者

得將案件移付調解,或於被告及被害人共同聲請參與修復式司法程序時,檢察官得將案件轉介適當機關、機構或團體進行修復

由該機關、機構或團體就被告、被害人是否適合進入修復予以綜合評估,如認該案不適宜進入修復式司法程序,則將該案移由檢察官繼續偵查

反之,則由該機關、機構或團體指派之人擔任修復促進者進行修復式司法程序,並於個案完成修復時,將個案結案報告送回檢察官,以供檢察官偵查之參考。

10.審判之隔離保護機制:

法院於個案中可視案件情節及法庭設備等具體情況,採用遮蔽屏風、聲音及影像相互傳送之科技設備或其他措施,將被害人與被告、旁聽人適當隔離。

11.明定被害人之一定親屬、醫師、心理師、輔導人員或社工人員得陪同在場,且於被害人因情緒激動等情形而難以完全陳述時,並得代其陳述意見。

但陪同人自不得有妨害法官訊問、當事人及辯護人詰問之行為。

12.審判之修復式正義:

明定法院於訴訟繫屬後、言詞辯論終結前,斟酌被告、被害人或其家屬進行調解之意願與達成調解之可能性、適當性

認為適當者,得將案件移付調解,或於被告及被害人共同聲請參與修復式司法程序時,法院於聽取檢察官、代理人、辯護人及輔佐人之意見後,得將案件轉介適當機關、機構或團體進行修復,由該機關、機構或團體就被告、被害人是否適合進入修復予以綜合評估

如認該案不適宜進入修復式司法程序,則將該案移由法院繼續審理;反之,則由該機關、機構或團體指派之人擔任修復促進者進行修復式司法程序

並於個案完成修復時,將個案結案報告送回法院,以供法院審理時參考。

貳、重大暴力犯罪:陌生者間(含隨機)殺人之犯罪特性與防治對策研究

一、隨機殺人之定義、統計資料及因素

(一).定義:隨機殺人之定義,又可區分為典型及非典型。

1.典型定義可為:「非因情財仇性等動機不選擇被害人,或犯罪的時、地之殺人案件」。

2.非典型的無差別殺/傷人案件則可定義為:「因情財仇性等動機,但未選擇特定被害人,也不選擇犯罪時、地的殺人案件。」

(二).因素

1.有學者根據使用藥物相關的殺人行為實證資料分析後,發現殺人行為動機包括:

使用藥物之後的衝動行為或憤怒情緒的作用(精神藥物學的動機)

為了取得經濟利益而產生的工具性殺人行為,包括為了取得藥物等活動(經濟強迫的動機

從事犯罪組織活動時,涉及藥物的取得與分配而犯下的殺人行為(系統性的動機);以及包含上述各種類型的多向度動機

2.也有學者發現,當社會中的酒精攝取量下降之後,暴力殺人行為的數目也跟著下降

當然此種下降絕非是單一因素,因為可能還涉及槍枝使用的下降、服刑者數量的上升。

3.美國犯罪學者Loeber及Farrington根據長期觀察研究,追蹤分析兒童及青少年至成年時的犯罪行為,包括殺人行為

在總數1043人之中,總共有37人犯下殺人罪。

其中個人的犯罪風險因子包括:過去有持槍的經驗、交通工具的竊盜、單純的攻擊行為、個人詐欺行為

對於犯罪行為持正向的態度、對於使用藥物持正向的態度以及留校察看等因素造成。

4.有醫師運用流行病學及個案調查資料,根據殺人者與對象的關係與殺人動機,將大規模殺人分成幾類:

(1)第一類:家庭成員─憂鬱的(familial-depressed)

例如,在家庭中一個比較年長的憂鬱男性,在遭遇到婚姻、財物或工作問題之時,可能因為憂鬱症造成認知的扭曲

認為殺死家人可以拯救他們免於未來的困境,或者認為伴侶不忠或濫用藥物等,進而採取大規模殺人行為後,可能亦有自殺行為。

(2)第二類,特殊社群─憎恨的(specific community -resentful)

例如,某人對於某個可辨識的團體、文化或政治活動抱有憎恨,之後對於該特定社群進行大規模殺人之行為。

(3)第三類,假性社群─有精神病的(pseudocommunity-psychotic)

例如,某人因為精神病產生被害妄想,因此認定某個團體或社群對其進行迫害

基於報復或防衛之心理,對其認定之團體或個人進行大規模殺人之行為。

(4)第四類,無差別─憎恨的(indiscriminate -resentful)

這些大規模殺人者,可能基於長期的憤怒、心情憂鬱或者有被害妄想之精神病症狀

但是他們在公共場所殺人時,不區別被害人的身份關係,隨機殺害被害人

有時即使挑選了某些犯案的場所或時間,也僅是為了容易找到大量被害人的方便性。

(5)第五類,工作場所─憎恨型(workplace-resentful)

殺人者可能對於上級、同事或某些工作場所的情境極度不滿,認為自己遭到不平的待遇,將其責難外部化

這些殺人者很可能有憂鬱、妄想或自戀的傾向,甚至可能已經有被害妄想的狀況。

6.日本法務省無差別殺人事件相關研究之報告顯示

殺人者大多為男性,年齡較輕,家庭交友關係較為不佳,工作經濟與住居皆較不穩定,而且,大多數無前科

在犯案動機方面,則包括:

「對自己境遇不滿」、「對特定對象不滿」、「自殺或希望被判死刑」、「對殺人產生興趣、有殺人欲望」、「希望入獄」等。

個性特徵則包括:敏感、自我批判、自卑、容易煩惱、 想法偏頗、內心有許多不平、不滿與憤怒。

7.精神病理學的部分,則包括:人格障礙(不一定是反社會)、人際疏離、暴力傾向、酒精或藥物濫用、曾遭霸凌或虐待等等。

該報告認為,從再犯預防之觀點而言,要進行風險評估與處遇,以及精神疾病及暴力傾向之防治與社會復歸(例如,醫療與社會福利等等)

 

綜合各研究的發現顯示,精神疾病或智能障礙殺人者比例不高,其中又以思覺失調症、反社會人格、智能障礙較多

 

二、各國防治政策比較

(一)日本與我國更傾向於歸因於犯罪人個人之社會、心理、精神疾病因素:

而且我國又特別突出殺人犯之毒品使用問題故政策上傾向於高風險人口的預防、輔導與追蹤

我國的政策是其中涉及機關最多,防制的層面最廣者,特色是透過學校強化家庭教育、就業輔導,以及呼籲媒體自律。

我國獨特之處在於隨機殺人治安事件除了精神疾病、毒品肇因外,多半與家庭問題及犯罪人失業或無業有關

加上媒體加深了此類事件造成的社會恐懼與模仿效果,使得過去十年來隨機殺人事件雖案件數不多,但不曾中斷過。

(二)挪威:

認為防制隨機殺人事件再度發生,需重視領導者指揮能力、正確辨識現有風險人口、警方動員能力、應變機制,以及機關間的情報交流與溝通

(三)美國:

美國聯邦調查局多次因為大規模殺人案件召開研討會、個案討論會,匯集各種專業與實務單位意見

建議根據風險通報、分類、評估、管理、資源連結轉介等五階段,各地因地制宜,組成緊急事件風險管理團隊

定期或不定期召開團隊會議,動態修訂辨識標準與評估名單風險升級或降級會議。

政策基本的思維以「風險管理科學」為基準,重視事前監控、預防,事件中的執法作為

對於教育、醫療、社政、司法的社會與刑事政策作為著墨較少,也較少討論犯罪成因

 

三、政策建議

(一)整合二、三級預防防治處遇系統

改變社會氣氛,絕非一蹴可及,故在政策建議上,不會特別強調一般人所指的改變人心與社會結構、重建社會文化等一級預防工作。

至於二級與三級預防設計,則應著重在早期的發現與隨後的個別處遇上。

首先建議把多種片面的、個別的防治處遇系統整合起來,使其成為一個單元的系統。

這種整合系統的建置,可以使得通報與受理案件變為簡便,且可以讓個別處遇計畫的內容更為豐富、更聚焦於重點

此外,經過統一處理流程,亦可降低片面的系統各行其事,或重覆、浪費資源,減少社會譏諷政府看不到全面、見樹不見林的問題。

 

(二)多層次的系統整合

防處作為原則上中央僅負責規劃與資金、員額的提供,把實際上的系統運作,交付予地方政府負責。

具體的風險個案處理流程大體上可以分成三個縱向層次予以設計:

1.受案層次:

接受通報,初步評估,案號設定。

2.評估:

收案之後,所有有關機關代表需開會擬定處遇計畫,每個階段曾經提供服務者,需充分理解其他各個階段所做的事,擬訂計畫之後照章執行。

建議各縣市設置「社會安全團隊執行長」(team manager)一職,負責召開多元系統整合會議

進行個案分析、分析整理出處遇計畫,並評估何時需要哪些多元資源投入

3.執行與追蹤:

前述會議決定處遇計畫後,由社會安全團隊執行長安排各種社會資源的分層介入,進行行政聯絡

以及追蹤各層次的執行程度,使各個階段的工作者可以資訊流通。

整合系統與設置執行長後,可以確保在上個階段服務提供者工作到一個程度時,就要有下個階段服務者準備接手,而不能有斷層

因為個人的成長和生命歷程沒有階段區分,但處遇因為專業分工因素,需要有階層,必須倚靠系統的交叉運作

於前面的工作運作由強漸弱、下一個體系在上個體系未完全脫離前要接著介入,才能真正實踐多元處遇

並在就學就醫就養就勞等面向,完整的照應社會的高風險人口。

執行層面的另一重點在中央的雲端資料共享。建置此共享機制,可使參與處遇計畫者隨時隨地掌握處遇的內容或中間報告、以及執行的內容

雲端資源共享建置後,也可以直接在線上討論、理解各階段的專業建議和處遇的內容,即時提出意見

未來若要評估服務與預防成效,也可將此雲端資料在保密情況下釋出。

 

(三)去除系統整合的本位主義問題

除多元專業考量外,整合體系仍需有法律授權,來面對個資保護的需求與衝突,並於組織上或作用上有法律上權限來進行(部會)整合。

藉由法律和其他專業的軟體整合,始可將本來已經架構好的各種處遇系統,比如家暴防治中心、性侵害防治中心、毒品防治中心等資源予以整合。

當資源或問題涉及跨區域或跨領域時,可能會發生互踢皮球,與資源豐富差異問題。

或許可以縣市政府為主,以戶籍地作為責任劃分,較不會出問題,但也因應我國政府機關的本質與文化,系統建置需以集中管理的方式來做

以避免機關互踢皮球現象。

(四)整合司法和行政系統的三級預防

以尚未犯罪者為對象的預防系統,必須要和司法系統、矯正系統(加入處遇資源)、更生保護系統(復歸社會中),有合理且有效的連結

社會安全系統需納入司法和矯正更生系統,加以整合。在一般的行政系統已經進行社會安全系統的整合時,司法與矯正更生系統也應該要跟進

引入更多的處遇資源,以便在監所或其他設施中給予適當處遇後,將受處遇者透過假釋等機制,順利而逐步地回到設施外的社會安全系統之中。

 

参、毒品刑事政策議題:台灣反毒策略的探討

一、毒品犯罪之定義及分級

(一)定義

毒品,依「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第2條所稱毒品,指具有成癮性、濫用性及對社會危害性之麻醉藥品與其製品及影響精神物質與其製品。

而毒品犯罪,指從事「毒品危害防制條例」中製造、運輸、販賣、意圖販賣而持有

非法方法使人施用、引誘他人施用、轉讓、持有、施用毒品等,以及製造、運輸、販賣專供製造或施用毒品之器具等非法行為。

 

(二)分級:現行毒品,根據它的成癮性、濫用性、危害性分成四級。

二、我國毒品犯罪之現況

(一)臺灣藥物濫用的整體盛行率為1.29%,且官方統計資料顯示12至64歲中約有23萬人曾經藥物濫用其中最常被使用的非法藥物

依序為安非他命(0.60%)、愷他命(0.39%)與大麻(0.30%)

(二)首次使用非法藥物的動機主要是「好奇」(66.7%),其他依序是「放鬆自己/解除壓力」(14.2%)

「因為朋友有用」(13.0%)及「娛樂助興」(11.7%),而取得非法藥物來源主要為娛樂場所(44.4%)

(三)4.2016年製賣運輸轉讓毒品檢方偵查人數共11,081人;當年度施用毒品案件人數60,756人

(四)安非他命類毒品濫用有攀升現象

(五)K他命毒品使用者仍多

(六)精美包裝新興混合式毒品正快速竄起

(七)施用毒品新生人口下降有限

(八)青少年及校園毒品查緝效能不足

 

三、毒品政策之選擇及影響因素

(一)政策選擇

1.鷹派(HAWKS):強調斷絕供給策略

2.貓頭鷹派(OWLS):強調減少需求策略

3.鴿派(DOVE):毒品濫用屬於公共衛生問題

 

(二)目前聯合國毒品政策,即融合預防、執法、處遇與合作等策略而包含:

1.各國應互相合作,努力實踐聯合國相關公約。

2.各國政府與民間共同攜手合作抵抗毒品輸入。

3.減少供給與需求二個面向應互相合作。

4.在減害部分,對已施用者採取醫療治療比處罰更重要

 

(三)政策影響因素

1.社會治安與毒品犯罪態勢

2.該時期的政治、經濟和社會情勢

3.當代理論學說之發展

4.媒體宣傳

5.近期民眾意見

6.政府當局的意志

7.國際組織之潮流

四、我國現行反毒政策

(一)中央設立毒品防制會報提出反毒策略

(二)地方成立毒品危害防制中心形成綿密反毒網絡

(三)制定毒品危害防制反毒專法

1.管制範圍擴大

2.施用第一級及第二級毒品者身分由「犯人」變為「病犯」

3.特定人員之尿液檢驗。

4.將毒品替代療法法制化,使檢察官可依據緩起訴處分,要求毒癮患者進行戒癮治療,

5.無正當理由持有未滿20公克或施用三、四級毒品採取行政罰並配合毒品危害講習。

6.直轄市、縣(市)政府為執行毒品防制工作,應由專責組織辦理。

7.根據行為態樣之不同及毒品等級之不同,而科予不同之罰則。

8.法務部設置毒品防制基金,拓展反毒經費來源。

9.課予特定營業場所配合執行防制毒品措施之義務,以共同構築社區防制毒品網絡。

 

五、未來發展—納入減害及矯治之處遇策略:

(一 ).防毒監控

添購快速鑑定儀器,增加原料藥之進口抽查、後續稽查比例。

擴充新興毒品檢驗能量,包含添購檢驗標準品,提升公、民檢驗實驗室鑑驗能力。

(二).拒毒預防

加重學校防毒責任。

要求各學校與轄區派出所合作,建立吸食毒品熱點巡邏網。

就學生吸毒個案,以一人一案專案輔導轉銜追蹤

(三).緝毒策略

科技化緝毒策略,整合跨部會現有資料庫,呈現各地區毒品網絡圖像,精準溯源斷根,打擊毒梟。

推動區域緝毒聯防機制。

建立偏鄉毒品問題通報網。

建構軍中毒品通報網絡及查緝合作機制。

添購科技設備提升邊境阻絕毒品能量。

(四).戒毒策略

提高毒藥癮治療處遇涵蓋率。

建置北中南東四個整合性毒藥癮醫療示範中心,發展多元化與分流處遇。

增設治療性社區與中途之家。

將地方毒防中心主政機關由法務部改為衛福部,深化地方毒防中心的醫療戒治與輔導功能。

評估法務部矯正署戒治所轉型及建置以醫療及復歸社會服務為核心,戒護為輔的戒治模式。

(五).修法策略

1.提高販毒刑度及罰金刑。

2.對販賣毒品予未成年人、懷胎婦女,及販賣混合型毒品者,均加重其刑至二分之一。 

3.修改第一、二級毒品持有罪之要件,將「純質淨重」修正為「淨重」,降低檢驗成本;並調降持有第三、四級毒品入刑標準。

4.對施用第三、四級毒品者,先施以講習、身心輔導教育等行政措施,有未完成或四犯以上者,則施以刑罰之「先行政處遇後司法制裁」模式,提升預防及嚇阻功能。

5.引進擴大沒收制度,斬斷毒梟金流。

6.研議新興毒品之類似物質一次列管方式,彌補新興毒品列管前之法律空窗期。

7.修正防制毒品危害獎勵辦法,以查人、量並重模式,獎勵緝毒,向上溯源。

解題示範(僅大綱)

小提醒 刑事政策之考題,不同於監獄學,大多為「理論融合政策探討」之題型

因此關注國內外熱門議題,以及練習如何將死板的理論代入現實可能實踐的政策

在解題鋪陳上,須多琢磨,特別是如何「精簡理論,切中核心」,以及「用自己的話將理論代入政策討論

又不可過於白話」為解答中缺一不可之兩大要點。

一般考生較又較缺乏後者的練習,容易出現硬背的機械式解答,不可不慎。

Q.我國現行假釋制度之理論基礎為何?

大法官會議第691號解釋指出受刑人不服行政機關不予假釋之決定而請求司法救濟時,在相關法律修正前,應由行政法院審理。

量我國核准假釋與釋放流程之實務作法,並參考德國實施假釋制度之法官保留原則,對於將來修法解決爭議,有何具體原則可供將來修法之參考?

解題架構 1.前言鋪陳 2.集中問答(1)理論依據 (2)政策實踐之具體原則

1.前言:假釋制度為我國矯正處遇中重要之手段,其具有使犯罪人提前復歸社會並受到保護管束以遠離犯罪機會的優點,當受刑人符合一定提報條件時,即可申請假釋

惟我國實務一向將假釋制度視為國家行刑機關給予受刑人之恩典,而非受刑人行刑權利,儼然已剝奪了受刑人應享有之基本權利

故而大法官即於第691號解釋表示,當受刑人不服行政主管機關不予假釋之決定時,得提起外部之司法訴訟救濟,以維護受刑人之憲法訴訟權。

2.假釋制度之理論基礎

→口訣:個別謙抑體現、累處最高境界

(1)個別預防理論

(2)刑法謙抑原則

(3)不定期刑之體現

(4)累進處遇之最高境界

3.未來假釋制度德國假釋制度之於我國可借鏡之處 

先簡單點出我國目前釋憲意見以及矛盾之處,再切題寫到具體原則

在釋字第691號解釋中,大法官提出當受刑人不服行政機關不予假釋之決定時,由於此決定具有行政行為之性質......

因此,如我國日後修正假釋救濟程序,並參考德國實施假釋制度之法官保留原則,於將來修法時應可解決相關爭議。參考之具體原則,如下分述:

(1)救濟程序一致性
(2)專庭程序處理

(3) 可供借鏡的德國假釋救濟之法官保留原則

德國法院組織法有特別規範,司法官署或執行官署所為之下命處分或其他措施,因普通法院較具備審查此類措施合法性之知識及經驗

故由普通法院裁判處分合法性。而此審查範疇尚包含少年刑事執行;成年刑事執行之權利救濟則交由刑事執行法庭專責處理。

我國釋字第681號解釋既已承認刑事執行處分為廣義司法行政處分概念,在修法時宜考量法院審判權與審判客體之具體關聯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 的頭像
.

Die Grazie

.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