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概念:所謂風險升高理論,存在於前述客觀歸責理論中的風險實現層次中,簡單的說,就是當行為人製造了一個法所不容許的風險之後,該風險在具體事件之中,無法確定是否百分之一百實現,這個風險卻是大幅度地提高了法益受到侵害的可能性,此時,則認為行為人仍可以歸責。

(二)        案例1:卡車司機某甲某日開車行經大學路,行經之中欲超越某乙所騎的腳踏車時,未保持法定安全距離,超車之後,因為乙剛結束夜唱,酒後騎車搖搖晃晃因而將車子左傾,不幸被卡車撞倒輾斃身亡。

在此案例之中,之後的鑑定報告指出:就算某甲保持安全距離,死亡結果「也可能」發生,但仍然不確定。

上述案例,比較棘手的地方在於,我們根本無法百分之百確定如果某甲保持安全距離時,死亡結果到底會不會發生?也就是說,主要問題在於:結果不可避免性的事實不明時,應如何對行為人裁判?

當行為人遵守法律的規範時,但結果仍「幾近確定」發生時,就可以認定行為人之行為具有結果不可避免性,行為人不可歸責。但問題就在於如果是「也可能」發生時,礙於事實不明,於是德國通說認為,此時應適用「罪疑惟輕」原則 ,行為人不可歸責。

但就有學者在此提出了「風險升高理論」,認為在此時,甲如果遵守交通規則,乙就有「可能」保命,故甲之行為乃是提高了風險發生,甲不僅僅是製造了風險,也確實讓風險實現了,因此可歸責。風險升高論者認為,在假設性問題的時候,不應該用罪疑惟輕判斷之,罪疑惟輕只能用在事實不明確時,做有利於行為人的認定,在假設性問題時則用風險升高理論。

(三)        案例2.某甲在海邊溺水,某乙見狀想把救生圈丟給某甲,豈料某甲的仇人某丙出現了,丙制止乙,不久甲溺斃身亡。事後鑑定指出,就算丙未出手制止,依甲與乙的距離以及當時的海浪滔滔,甲還是「有可能」溺斃。

在案例2.中,大家能找出何時適用罪疑惟輕?何時適用風險升高論嗎?依照前述的說明,只有在事實不明確的時候才適用罪疑惟輕,如果是假設性問題時則適用風險升高理論。

因此,某甲與某乙的實際]距離,是已經知道的事實,亦非假設性問題(鑑定報告皆存),故今天甲乙的距離是已知之事實,但是問題就在於,如果丙沒有出手阻止乙丟救生圈,甲會不會獲救?這就是一個假設性的問題,因為實際上丙就是阻止了!承前,假設性問題就應該適用風險升高理論,而非罪疑惟輕原則,而認為某丙的行為極度的升高了甲的死亡風險,丙可歸責。

(四)        反對論者,對於風險升高理論有兩種質疑 :此理論將實害犯轉為具體危險犯處罰,有違背立法意旨。此理論限縮了(非排除)罪疑惟輕原則的適用,因其認為罪疑惟輕只適用於事實不明而非假設性的問題上。

在因果關係的判斷上,從來問的就是一個假設的問題:非p則會不會有Q?永遠都是基於一種實證上的統計關係而來的,因此其實是充滿著不確定性的,但因果關係畢竟是不法構成要件的一環,所以還是必須在有或沒有因果關係中做出選擇。風險升高論者,把因果關係從「有或無」變成了百分百(1~99%)的量化,某程度上儼然架空了因果關係。

風險升高論者一再強調,實害永遠是危險行為造成的,所以只要有提高風險的行為又超過容許風險,就該負責,如此已經是把尚無法確定因果關係的未遂犯轉成既遂犯處理。再者,罪疑惟輕本來就是適用在有利於被告的假設之上,本身即為處理假設事實不明的問題。

 

風險升高理論屬於不那麼受到廣泛適用的學說,因此在考試上需斟酌討論,以免升高錯誤風險,但就學術討論而言十分有趣,可深入探討。

 

 

---

參考資料/名詞解釋

刑法總則,法毅,保成文化,二版。

罪疑惟輕,乃刑事訴訟法的基本原則。在窮盡一切努力調查之後,事實仍有不明時,應做對於被告有利的認定,但僅限於事實不明,不及於法律疑義,且僅適用在審判階段。 

基礎刑法學,黃榮堅,元照,四版。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 的頭像
.

Die Grazie

.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