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贊助

公務員,謂下列人員(第102項):

  1. 依法令服務於國家、地方自治團體所屬機關而具有法定職務權限,以及其他依法令從事於公共事務而具有法定職務權限者。
  2. 受國家、地方自治團體所屬機關依法委託,從事與委託機關權限有關之公共事務者。

依照現行條文,本條二項第一款前段為身分公務員,同條項第一款後段為授權公務員,同條項第二款為委託公務員。

其實刑法上的公務員[1],實務上從前對其適用範圍太過於廣泛,從釋字第8號、第73號起,實務上採取了以機關的形式做為認定公務員的標準,可以說連公立醫院的醫生,或是公營事業的職員都會變成公務員的身分,若不小心觸犯刑法時,在某些罪名上就構成了加重其刑的要件,而太過於廣泛的公務員定義,根本無法侵害到規範所要保護的法益。公務員相關犯罪是設定在破壞國家任務效益之行為,也就是無法正常的有效率且妥善的行使公權力行為,皆屬於侵害該法益的行為,但並非任何公務員所為的每件事情都在處理國家任務或執行公權力,如台北市政府採購人員進行採買文具的行為,就不是一種執行公權力的行為,而是一種私法契約行為。

[2]94年修法前之公務員定義為:稱公務員者,謂依法令從事於公務之人員。規定的非常的抽象以及模糊,再加上大法官釋字採取了機關形式認定,造成公務員定義在具體適用上非常不合理的現象,如:政府股權佔有百分之五十以上的股份有限公司(公營事業),其職員就會被認定為刑法上公務員,但是同樣是股份有限公司,如果今天政府股權佔了百分之四十九,此時該家公司的職員就不是刑法上公務員,區別實益何在?實在難以理解。

因此修法後,採取了一般化公務員概念立法方式,大幅縮小了適用範圍,透過刑法總則做一般性的公務員定義。在機關要件上,必須是行使公權力的政府組織體,如憲政機關、各級地方政府以及其他獨立組織體。

而權限要件部分,身分公務員必須具有法定職務權限,亦即負有特別保護義務及服從義務,是否涉及公權力行使的公共事務,在所不問,也因此排除了無法定職務權限的約聘人員、清潔工、司機等;授權公務員,雖非服務於國家、地方自治團體等機關,但乃依法令從事公共職務,具有法定職務權限(該事物必須是涉及公權力行使的公共事務,不同於前述身分公務員)如:律師懲戒委員會,即由律師懲戒規則所授權組成之。委託公務員,則須依法授有公權力的委託,職務涉及公權力行使的公共事務,如:陸委會委託海基會辦理兩岸事務。

以上為通說所採取的一般化公務員概念,另有學說主張應以個別化公務員[3]概念立法之,也就是說無須透過總則做統一的規定,而是在刑法分則中放在各個構成要件中適用(如:圖利罪、妨害公務罪等),因刑法分則構成要件的解釋會隨著保護法益有所不同,那麼不同犯罪的公務員概念也會有所不同,因此公務員概念要按照個別犯罪構成要件分開、獨立判斷。此說又分成兩種公務員概念,作為解釋分則的依據:

保護公務正確性(廣義功能的公務員概念),此部分重點在於是否專屬於國家的統治任務行為,在哪裏服務則非關鍵。如圖利罪就必須在執行國家任務中圖利自己或他人,賄賂罪就必須是在執行國家統治任務時收受賄賂等。

保護公務員廉潔性(嚴格組織意義的公務員概念),此部分其實是屬於人的因素,也就是人民對於公物員這個身分的期待,與其事務無關,故服務於國家機關的公務員皆屬之,並限於依據公務人員任用法所任用的公務員。

 

 

[1]基礎刑法學(上),黃榮堅,元照出版,2012,頁133

[2] 刑法總則經典題型,金律師,高點出版,2010,頁3-5

[3]基礎刑法學(上),黃榮堅,元照出版,2012,頁138以下。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 的頭像
.

Die Grazie

.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