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補一個忘了幾號的深夜日記)

 

再次聽到<鈴鈴>這首歌,2015年下半年在碩班宿舍獨自度過的那學期、那種感覺原封不動地湧上心頭&塞爆腦袋。
大概是那時候回宿舍路上跟回學校途中都是重複loop這首歌的關係吧,感謝蕭敬騰!


某個夜晚我回到學校,獨自一人躺在床上(註1),想起家裡事情跟媽媽的身體狀況,開始很怨恨自己好像不應該待在遙遠的嘉義求學,彷彿眼前一切痛苦都是自己造成的,忍不住眼淚一滴滴的掉落在枕頭上。


謝謝dear(註2),謝謝他在深夜還陪我在臉書私訊來私訊去,好讓我當時一發不可收拾的傷心獲得緩解。十年友情除了緣分、更有說不出的感謝。
錦上添花的功夫大家都會,雪中送炭才令人珍惜。

 


那一學期的孤獨,在學期末看到高分的德文成績後畫下了堪稱完美的休止符。我想我永遠不會忘記那段時間的感受,對於一個不善於對外界示弱與表達負面情緒的我而言,那快承受不住壓力的痛苦,永誌難忘。

註1:獨自的原因是因為我有個一學期都碰不到面的室友,我回宿舍、他回家;我回家、他好像也回家了/認識的人也都各自回家或畢業了。

註2:在上次德檢考試時,還跟考官聊起這位朋友,哈哈,用我破破的德文。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 的頭像
.

Die Grazie

.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